民族题材电影现状尴尬

2016-11-30 2143 普米族 分类:普米新闻


尴尬缘于创作与市场的脱节

       牛颂所说的电影《滚拉拉的枪》是由宁敬武导演的,当初在北京举办媒体放映会时,只来了8家媒体,放映厅里很空荡。连宁敬武自己都没有信心地说,“拍这样的电影,无非是看的人少;无非是赔钱。这部电影能有100个中国人喜欢就可以了。”

      然而,在刚刚落幕的第5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滚拉拉的枪》入围了“新世代”竞赛单元,获得提名奖。第5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的主题为“全球化背景下对个体生命的关注”,《滚拉拉的枪》不论是故事情节,还是所表达的主题,都与此十分契合。获得提名奖后,《滚拉拉的枪》的发行方——华夏电影发行有限公司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社区文化部达成协议,将把这部电影作为希望工程升级项目——希望电影公益项目的推广影片,同时为贵州希望电影公益项目的启动展开募捐。

“五招”可助摆脱尴尬走出困境

       业内人士公认,民族题材电影目前在发展中陷入了困境。

       牛颂也承认,电影产业的形成,要求电影生产机构不只是制作上形成工业生产模式,还有电影的开发、融资、发行以及周边产品的营销。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在这方面的发展是滞后的。特别是民族地区,发展愿望和条件不足的矛盾十分突出。目前的基本模式是找政府投资,或个人投资,拍摄低成本制作为主。有些影片当地政府出资后,要求必须叫什么片名,必须反映当地,造成地城性的限制。还有的制作者艺术准备不足,以少量资金上马,边拍边筹,影响了艺术质量。